产品搜索
产品分类
 
独家:Soul登上社交APP下载榜首日活逼近千万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0-11-28 14:06   
摘要:国庆长假期间,Soul登上App Store社交类免费App排行榜第1、全部免费APP排行榜第5。与此同时,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,Soul日活已逼近千万。这意味着业界最为关注的社交赛道,将发生新的变化。 近期见实多次关注Soul高管的深度分享内容,回顾发展,其实Soul起源

  国庆长假期间,Soul登上App Store社交类免费App排行榜第1、全部免费APP排行榜第5。与此同时,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,Soul日活已逼近千万。这意味着业界最为关注的社交赛道,将发生新的变化。

  近期见实多次关注Soul高管的深度分享内容,回顾发展,其实Soul起源于一个小小的数据和一个小小的感知。

  数据是:在一份调查报告中,有10%的用户认为微信完全不满足自己的需求;13%的用户认为微信只是部分满足。

  感知是:Soul创始人张璐在当年做咨询时,认为没有一个可以毫无压力的自由表达和互动的产品,来帮助自己排解孤独——微信其实也是解决孤独问题的产品,那个星空下孤独小人的剪影,一直顽强地作为微信的启动页面,无时无刻不在暗示我们“世界那么大,我都不知道联系谁”。解决孤独这件事情,是无数用户的超刚需。

  但微信毕竟是熟人网络,有熟人就有社交。年轻人不同,除了家人和身边同学,少有关系链可扩展。因此,兴趣就成为唯一可扩展人脉的方向。反映在用户数据中,Soul正是以95后用户为主。

  而在这个领域中,PC时代的兴趣社交霸主是贴吧和豆瓣,这两大产品虽然进入了移动时代,却没能占据和PC时代同等的影响力和地位。空出的区域一直在等待新兴创业者占据。

  上述分析仍然有浓浓的事后诸葛亮的味道在。比如,早期Soul融资时,一位投资人看完BP后和创始人断言:这款产品日活不会超过10万。可见想要精准地做事前判断有多难。而到了现在,Soul以及兴趣社交终于要占据自己本应占据的市场地位。

  此间,见实约到Soul创始人张璐深度对话,期间聊到产品成长、Soul的底层逻辑、未来演进。她对于社交产品的理解,或许会给业界带来更多启发。

  为了便于阅读,见实仍用对话形式将内容忠实的呈现出来(为了便于前后逻辑流畅,部分相关问答的次序做了调整),文章近7500字,建议同步收藏再看。前言少叙,我们直接进入对话现场吧。如下,Enjoy:

  见实:你们也下载第一了。兴趣社交过去几年,是重新进入黄金赛道了吗?你们当时对于兴趣社交是如何判定的?

  张璐:之前的社交产品都用了单一的社交画像,比如说自拍、年龄、职业等A面信息。但Soul的综合社交画像是多维度的,其底层逻辑是基于用户社交画像,去推荐他们喜欢的内容和聊得来的人,从而让他们得到情感共鸣。

  Soul其实是微信的一个补充。微信作为即时通信工具,其核心是维系已有的熟人关系。但用户还希望去拓展新的社交关系,在新圈子里与人交流,从交流中获得更多信息,同时也可以进行自我表达,从反馈中获得更多的认同感,治愈孤独感。这是社交的一个底层需求,也是目前线上没有充分被满足的需求。

  张璐:其实孤独感会贯穿于每个人的一生。区别可能在于不同人在同一个时间段,或者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段,感受到的孤独感强烈程度和时长有所不同。

  见实:不管是微博还是朋友圈,或是图文和短视频,社交中的表达产品一直很多。

  张璐:第一,很多人认为用户表达自我的场所非常多,而且很轻松,但事实并不是这样。因为随着微信上平均好友关系数量的增加,在微信上发布生活化的内容需要承受越来越大的社交压力。特别对于年轻人来说,微信上可能有自己的父母、亲戚、同学、同事等熟人关系。

  第二,用户发布体验并不好,比如用户的朋友很少,其互动的可能性仅局限于有限的朋友当中。除微信以外,其他的社交产品更中心化。

  所以,我们更看重每天活跃的用户中有多少人发布内容 ,即发布内容的人数/日活跃人数。Soul的DAU(日活跃人数)中的发布比例比较高,如果以MAU(月活跃人数)来衡量的话就更高了。这个数据背后反映的是产品能否促进用户自由表达自我,并且能否可获得良好的反馈体验。

  见实:我看一份用户调研报告,共有23%用户认为微信没有满足其社交需求。23%意味着用户群体的规模被明确,那Soul的边界在哪里?最大空间会到什么样子?

  张璐:这些调研是有局限的,比如你去问安卓手机用户是否满足需求?其实可以满足大部分需求,但当有一定差异化体验的苹果手机出现时,一些人会去选择这样的产品,这个行为的背后并不是需求没有被满足。

  社交是一个永恒的需求,任何产品都有其生命周期,代际也是始终存在的,只有年轻人占比高的产品才会持续增长。年轻人希望被产品带领着去玩,换句话说,产品是走在需求前面的。产品体验聚拢用户,吸引他们加入这个派对和群体中,在更好的游戏规则中玩。

  见实:其他一些社交产品在爆发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默默无闻,但在某个时间段就爆发成为行业新兴势力。你有没有想过Soul爆发的临界点在哪里?或者某个关键数据达到一定阶段就会爆发?

  第一个是设备渗透率(设备覆盖率)。即手机装有Soul的设备在人群中的占比。比如在某一人群有40%的设备保有量可能就会迎来一个爆发的机会。

  第二个是用户的关系密集度。可能DAU(日活跃用户)当中的人均深度关系数达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。

  见实:社交产品有一个“魔法数字”,比如Linkin中新用户增加5个职场好友就会留存并活跃,Soul有这样的“魔法数字”吗?

  张璐:我们目前还在找这个点。因为陌生人关系和熟人关系是不一样的,熟人关系肯定更strong(稳定),偶尔维护一下就行,不需要每天去激活。比如,微信作为即时通讯工具,其关系深度和强度更大,即使当月没有聊天,但下个月可能就会因为某事交谈起来。

  我刚说到的活跃用户关系,都是当月的深度关系且被激活的,包含聊天和浏览用户主页等行为。

  见实:Soul的关系会分为souler和soulmate等不同类型,其中用户可能需要沟通半年时间才可能成为soulmate。在Soul中成为亲密好友(soulmate)的门槛,相比其他社交产品有多高?

  张璐:相对于陌生人社交产品而言,Soul建立关系的门槛和成本非常低。而相对于熟人社交产品来说,就会比较差一点。所以,我们其实也在想如何进一步去突破关系密度。

  见实:在关系方面,你们会把用户引到哪些方向上?是熟人关系,还是纯粹的兴趣方向?

  张璐:我觉得兴趣肯定是一个很好的方向,因为兴趣是以获得资讯信息为目标,带有工具型价值。比如,我想咨询买一个包包,可以在群里去问相关的专家,并与他们保持联系。熟人方向则是另一个维度。

  见实:记得你是做咨询出身,应该很少接触产品开发,怎么会关注到年轻人这么窄小的一个需求?当时是什么故事?

  张璐:Soul背后的需求并不是通过咨询数据发现的,而是来自身边的一个洞察。故事就是我想发一个东西,发在微信朋友圈边可能不太合适,发微博上没有人回我,最后发在了QQ空间,并且仅对自己可见。因此,我感觉有一些需求没有被满足,比如,自由发布内容,且有人跟我互动。

  这个需求其实非常朴实。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就是想发什么就立刻发,想表达什么就立刻表达,而且很快就有人来互动。所以,我当时就觉得,如果可以随时随地、毫无压力地发布一条内容,而且有人在五分钟之内得到一些回复,最后我会跟他们聊聊这件事。我其实是从一个纯个体角度出发,希望看到一个能够满足这个朴实需求的社交工具。

  于是,我在Soul中用两个维度去满足这个需求:一种是发布内容的方式,第二种是直接匹配聊天的方式。这两种方式是相辅相成的关系,也是Soul最底层的逻辑。

  Soul建立社交关系的两条路径可分为两种:第一,公开发布内容——收到互动——建立关系——更多人follow(追随);第二,一对一分享——通过匹配建立关系——吸引对方关注。这和微信是同一个逻辑,只是微信上的关系是通过线下导入的,Soul是通过大数据去分发关系和内容,让用户获得一个快速被交互的体验。

  因此,我希望Soul未来不只是点对点的关系,而是呈现出网状的关系,基于用户画像和AI技术,最后成为一个充满认同感的社交平台。

  见实:这种所谓的网状关系和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圈层化有什么差别?在最早一对一的点状关系下,圈子的氛围又是怎么成长起来的?

  张璐:我们是一个社交平台,现有的圈子都是用户自发产生的。为什么会产生不同的圈子?

  第一,通过系统推荐。虽然现有的推荐算法对语义的理解还没有达到一个理想高度,但是已经可以用较为粗糙的颗粒度,通过内容帮用户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,并产生交流。

  第二,用户公开发布内容时,可以为自己打标签。其他用户通过点击标签或搜索标签,可以看到更多相关的内容,进而产生交流关系。所以,在点对点交流的情况下,依然有用户在微信上拉兴趣群。

  比如,一个资深用户找到法国斗牛犬标签下的楼主,然后把他们挨个加到微信群中。我们目前还没有做群,但接下来社群一定会成为下一步要做的事情。

  见实:我们当时在腾讯内部讨论数据时,发现90%以上的用户标签都是爱美食、音乐、旅游等大同小异的内容。换句话说,大部分用户很少打出真正个性化的标签。你们是如何将不同的、个性化的标签抽离出来的?

  张璐:我们从来都不依赖用户的自我标签,因为用户在设置和维护标签方面,并没有他们在维护“瞬间”,或平台上的其他行为频次高。所以我们掌握的社交标签并不是靠用户自己打上去的,而是从用户行为中挖掘出来的。

  见实:你刚提到一个小现象,用户会说加微信聊。其他做社交的产品人非常害怕的一件事就是用户问“你的微信号、QQ号是多少?”,这意味着你在为这几个产品打工,你们有过这样的担心吗?

  张璐:目前我们在没有群聊的情况下,每个DAU(日活跃用户)发出的消息依然很多。即使有一些人转移到微信上,Soul上面依然有很多私信聊天。

  Soul和微信的私聊体验不一样,Soul更容易出现生活化场景的私聊体验,而且更利于关系的深入累积。所以,在维系好友关系方面,微信可能要更主动,但是Soul在比较被动的情况下,仍然可以维系好友关系。

  见实:通常社交关系会从两个方向走,一个方向是沉淀下来变成强关系,另一个方向的弱关系就很容易被放弃,用户转而去寻找新的兴趣点。从产品运营角度来看,如何去吸引用户来持续经营自己的关系?同时,如何让用户在Soul上的活跃度保持在一定的可控范围之内,而不是转移到微信等其他产品上?

  张璐:其实,这些弱关系始终都在消亡的过程中。一方面,这样的过程会降低维系关系的成本;另一方面,建立一个新关系的成本也会很低,所以如果他们无法形成自己的强关系,就会开启新的关系,这是一种长期状态。

  因为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获取的资讯和好友关系已经足够多了。现在的年轻人的感知触角是放开的,他们不只是关注眼前的生活,还想要更多的新资讯,观察其他年轻人的生活方式,带着好奇心去社交。Soul提供的正好是这样的一个社交平台,让他们可以不断获取新的资讯,寻找到更多的新关系。

  张璐:生活化更多是去中心化的朋友圈内容,话题可以包括电影、游戏、音乐、体育、日记、宠物等趣味性内容,但很少有工作、熟人、炒股或者自媒体属性的内容。

  张璐:弱关系是有利有弊的。弊在于关系不是很稳定。利则在于社交压力小,社交更生活化,也更容易摆脱圈层的限制,在线上找到兴趣相投的人,进而产生深度关系。

  比如,熟人的深入对话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线下发生的,线上朋友圈的交流可能就会比较浅。但弱关系因为没有利益冲突,也不怕别人泄露秘密,从而更容易在线上深度沟通。

  见实:年轻人扩展好友圈的需求确实非常强烈,但你们走到现在有没有发现,一旦用户到达什么样的年龄或阶段,就不再属于soul?

  张璐: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。包括很多80后和之前的70后、60后都很不一样,他们的人生态度越来越开放,开放的前提是他们很愿意去关注自己世界以外的人事物。

  甚至很多70后或者年龄更大的一些人群,有时也会去分享,并希望获得反馈。因为,这种社交需求是非常朴实的,甚至老年人也同样很需要。所以,Soul还可以做的更大众化一些。

  张璐:他们跟年轻人也差不多,刷广场的内容,然后自己发布内容。比如,一个70后就在广场经常发布自己总结的各种冷知识。

  因为孤独感其实是贯穿人生始终的,普通人有大把的时间,而且没有什么存在感,所以他们都需要去获得一种存在感。但这种存在感不可能从刷内容中获得,他们需要在表达和交互中寻找。区别可能在于表达能力的强弱,但不管是私聊还是公开表达,他们都需要一个表达和交互的渠道。

  见实:Soul现在3年半了,回过头看,有没有哪个功能让用户新增和提升得非常快?大概分为几个阶段?

  张璐:其实没有,Soul的底层逻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,随着用户量逐步变多,后期的功能拓展还是围绕底层逻辑,同时也让用户能够获得更好更优质的体验。无限优化这个点是最有效的,也是最难的。

  我们作为社交产品和内容型产品不一样,内容型产品可以通过控制内容去控制人的体验。而我们是C2C的体验(人与人之间的体验),也是最难控制的体验。所以,社交是很难做增长的一个品类。

  见实:比如星球板块的“群聊派对”、“灵魂匹配”等功能的推出,是否会吸引更多的用户来使用?

  张璐:这些功能都只是辅助型的功能迭代,并不像发“瞬间”和聊天的量级这么大。它们都是围绕我刚才说的底层逻辑,方便用户获得更高效率的表达,更快的交互,只不过是切入的场景有所不同。社交产品很难出现用户暴涨的情况,但群聊有可能是提升活跃层级的一个功能。

  张璐:一是刚才提到一些。第二是,大的方向是往开放式的社交平台角度去发展。用户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内容和想要交往的人,把功能冷启动扎的更快更准,推荐功能的效率变得更高。

  见实:新注册用户在体验产品引导时,流失率大概是多少?给用户打标签的时候还有没有更高效的策略?比如推荐算法?

  张璐:对,推荐算法会是下一步的核心,我们最终会走向大中台化,用数据去驱动,可能会和今日头条很像,包括用数据去加速某个功能的冷启动。

  我们认为用户活跃是留存贡献的,可以通过增加用户留存,或者降低用户流失,去提升整个用户活跃度。因为,总的人群数量是有限的,只有无限的提高用户浏览、互动、发现新关系、建立新关系和维护新关系的效率,才能不断提高用户留存。

  张璐:我们目前的流失率,要比微信之类的熟人社交产品高一些,但会比内容型产品更低一些。

  见实:Soul的平台上有很多才华青年,很可能会从中诞生出一些潮玩产品和创业项目,平台是否有想过用户这方面的需求?

  张璐:有想过,不管是认知新品牌的需求、去中心化的需求,还是做生意的需求,都属于用户非常底层的需求,都可以结合在产品中。接下来,我们会有新功能上线,目前还需要做半年的灰度测试。

  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差异化的品牌广告和创意型广告。不会接第三方和“黑五类”广告,也不会去做CPM广告。

  我们会在新上线的产品中做类似测试,这个产品功能非常轻,有一点像小程序,目前行业里还没有这样的形式,但还需要做六个多月的灰度测试。

  张璐:我们主要是做社交平台架构的,媒体和内容的基因其实不是特别好,目前还没有专门去运营用户的团队。这个思路非常不一样,我们不是靠吸引流量去赚钱,而是靠产品赚钱,我们主要是通过提供满足用户需求的功能和增值服务去赚钱。

  平台现在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增值服务,比如买道具,而且收入非常不错,但很多新用户可能都找不到充值入口。我们的商业模式核心是盈利和用户量共增长。

  张璐:我们是从去年十月份才开始做付费,在目前的DAU体量下,每个月收入确实很可观,只是具体数字暂时不方便对外。

  见实:Soul现在的核心目标是做用户增长,你们和投资人制定过长期或短期的目标吗?

  张璐:其实投资人并没有给我们制定目标,我们有自己的ROI模型,在知道LTV的前提下,可以算出自己可接受范围的获客成本,而且可以完全挣回来。这种情况下,只要我们能融到钱,就可以无限放量。

  见实:从创业到现在的3年半,有过慌张或质疑自己的时候吗?比如,问自己的产品靠不靠谱,能不能成。

  张璐:其实我们团队并没期望Soul能不能成,因为我们团队一开始就是一起做着玩的,只要好玩就行了。

  Soul虽然看起来很小众,但它的逻辑并不是小众的逻辑,我们的产品也一直没有变过。比如,2016年底的时候,我们去见投资人,有投资人看完BP就说我们的产品DAU不会超过10万。

  张璐:没,当时我们DAU大概有两三万,他觉得这个产品是最小众的,未来一定不会超过10万DAU。我们直到2017年3月份才拿到第一轮融资。但其实到现在,底层逻辑和需求都没变过。

  见实:Soul今天的日活和收入,通常会迅速引来巨额资本快速跟进。所以,很快会有大融资消息宣布?

  张璐:我们数据很好,也会一直专注产品,服务好用户,具体资本方面我们不方便对外公布,感谢大家的关注。

  张璐:不会,现在还没有做,要再看一看。第一要看关系密度,比如推出一些新功能尝试后有没有形成网状关系。第二要看推荐算法的效率够不够高。

  张璐:没有,作为社交产品,我们已经做得够快了。社交平台是很难长大的,也快不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er2.htm